|  

首页-新闻风景线

?老厂之恋(东风退休员工 隗金明)?

2018-11-26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nyinsu.com/index.php?c=content&a=show&id=21902
文章摘要:?老厂之恋(东风退休员工 隗金明)?,行贿者形销骨立小母鸡,交心瓦西里木场。


《苦战能过关》(画面内容为东风公司建设初期事件) 龚淼侯/绘  

  生活了大半辈子,工作调动了好几个单位,可我总忘不了初始入职的老厂。过去离老厂近时,想念它我便或是徒步或是驱车去老厂走一走看一看;现在离它千里之遥,面见不容易了,便在脑海里过电影,回放老厂的情景片段。

  老厂编号“四六”,当初就称它为“四六厂”。这是一个生产钢板弹簧的汽车专业厂,坐落在十堰市一个叫岩洞沟的山沟里。它的主厂房一头贴着沟底,一头顶着沟口,像一个硕大无比的雄狮卧伏在岩洞沟。这是当时东风公司最大的厂房。

  老厂的周边,种满庄稼的地是绿绿的,长满树木的山是青青的,无尘无污的清新空气弥漫着整个厂区。紧贴厂区有个宽大的人工湖,称为“岩洞沟水库”。遇有狂风大作,湖水拍打堤岸,溅起丈把高的浪花,浪花再落入湖中,宛如天女散花。待到风平浪静时,湖面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子,倒映着天上的云、两侧的山峰和湖边的林木,使湖底成为一个奇妙的世界。天空放晴的时候,阳光之下,湖光闪闪,一片灿烂。好一个天然氧吧,好一个青山秀水,在许多年里都是老厂员工休闲娱乐的难得去处。

  老厂建厂初期,数百人一下子从四面八方云集这里,使这个尚处于原生态的地方应接不暇,一时间物资匮乏、诸多不便,员工们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出门行路难”,“吃不上蔬菜吃咸菜”、“住芦席棚干打垒”的情况普遍存在。面对生活困难,员工们一方面以苦为乐、不畏困难,另一方面开动脑筋,克服困难。比如说,因为老停电,食堂不时断炊,弄得员工吃不上饭,许多精细的上海人就做了个小煤油炉,自己做饭吃;还有人抓把米,头天晚上放进开水瓶里,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可以喝开水瓶里的稀饭了。这些办法既方便又省钱,一举两得。

  生活尚且如此,生产建设就更是困难了。那时流行的口号是:“战天斗地,白手起家建二汽”、“芦席棚里闹革命,干打垒里搞建设”、“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”。现在我们看到的汽车都是流水线上出来的,是机器人造出来的,可当时我们老厂的汽车是人工敲出来的。没有厂房,没有设备,没有工具,要生产汽车,只有敲。老厂的工人师傅们搭起临时工棚,抡起大锤,叮叮咣咣地敲,夜以继日地加班加点,硬是敲出了合格的汽车钢板弹簧,保证了装车需要。

  老厂的山好、水好、风物好,人更好。全厂好几百号人,分别从东北、上海、武汉、河南等地齐聚这个山沟,大家互相包容,相互帮助,和谐相处。员工们都是远离亲人,在这里却找到了“远亲不如近邻”的感觉。记得我那时即将添小孩了,却到处买不到鸡蛋,一位湖北籍车姓工友跑几十里山路,在老乡家挨家挨户地收购了几十个鸡蛋,为我解了燃眉之急。孩子长大一点后,特别喜欢吃饼干,可市面上又不好买。这时,老工友倪师傅伸出了援手。他的家人在上海,自己长期在这里住单身,每年一次的探亲,他自己的东西都不够拿,还帮别人捎带东西。大包小包的,坐轮船、转火车、搭汽车,辗转好几千里,真够他累的。知道我家需要饼干后,他探亲时在极其沉重的行李中又加上了一大铁盒子饼干。饼干吃完后,我家却舍不得扔掉那个铁盒子,长时间地陈放在柜子上,每每看到它总会念叨这位倪师傅。

  半个世纪后的一天,老厂的几十名工友在上海聚会,我们家俩口子也应邀参加。几十年后再见,老厂的工友们还是那样亲切热情。老邻居永才夫妇俩,丢下自己的家事,甩开自营工厂的事务,不仅盛情地款待了我们,还驾着车陪我们游览大上海。老搭档秋萍夫妇陪我们逛商场购物时不慎把价值不菲的钻戒弄丢了,可为了不影响我们的旅游兴致,他俩竟然瞒着我们,就当没事一样一直陪着我们。说来也巧,事后钻戒失而复得了。我想,失物也认人啊,慈善之人总会有好运伴随的。



相关文章